汪力成:產業數字化是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必經之路

文章來源:機床商務網 發布時間:2019-08-27 07:54:24 瀏覽次數: 【字體:

  近日,2019中國工業互聯網大會在余杭臨平新城召開,工業和信息化部總經濟師王新哲,副省長高興夫,中國工程院院士潘云鶴、倪光南,省政府副秘書長董貴波,省經濟和信息化廳廳長張耕,市委常委、區委書記張振豐等領導、專家、學者和企業代表近千人參加大會?;⒓哦戮種饗裊Τ墑苧詿蠡嶸獻髦魈庋萁?,分享華立在工業(產業)互聯網領域的認識與思考、探索與實踐,一起來看老汪觀點。
 


    傳統產業“糾結”過后的兩條出路
 
  自2010年以來,傳統產業一直受到持續地沖擊?;チ煤崢粘鍪來蚱圃屑壑盜?、生產要素成本快速上漲、制造業綜合稅負成本居高不下,加之資金市場、資本市場的“脫實向虛”,導致傳統產業生存壓力非常大,而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際市場嚴重萎縮這只“大老虎”對傳統制造業帶來的沖擊,可謂讓傳統產業活得更“糾結”,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究其原因:第一,大部分傳統企業處于產業鏈(價值鏈)的低端,附加值很低,所以承受不起多面夾擊的沖擊;第二,盈利模式過于單一,一處受損很難多點平衡。但回頭仔細想想,在制造業中除了少數幾個行業,極大部分行業都有長期甚至永久存在的理由,只是會不斷地“升級”,所以在自己熟悉的領域、擅長的領域,“升級”往往比“轉型”更靠譜,轉行失敗率高達80%。為此,對于傳統產業,我個人認為有兩條出路:第一,在海外市場有競爭力的企業,可以考慮從過去簡單的外貿,也就是產品“走出去”慢慢轉向企業“走出去”,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因為低端或高端產業是相對的,諸如在中國現在被視為落后的低端產業,其實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還是填補空白市場的;第二,轉型升級,向產業鏈上游走、向價值鏈高端走,增加附加值、增強盈利模式多元化是傳統制造業最現實的出路。

 \

  智能制造
 
  讓工業制造“標準化”與“個性化”
 
  從“矛盾”走向“統一”
 

  在華立,自2016年起,我們用“互聯網思維”和“工匠精神”,用創新驅動的發展方式,探索并實踐企業的轉型升級。我們始終認為,在自己精耕幾十年的行業里,大家對它的理解就是一筆巨大的財富,除了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外,“制造方式”創新尤為重要。沒有淘汰的產業,只有落后的技術、落后的產品、落后的制造方式。
 
  在工業化時代,我們追求的是:標準化、大批量、低成本、快速響應市??;而在未來,我們面臨的消費者新需求,可能更多的是要個性化、合理成本、快速響應市場。對于從事工業的人都知道,在過去工業化時代,標準化與個性化是一對矛盾,我們叫剛性生產和柔性生產,但是未來這一對矛盾,必須要有機統一,否則就無法升級制造方式滿足市場需求。這就引出了一個新課題“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德國提出的叫工業4.0,中國提出的叫中國制造2025,華立通過四年多的系統思考和探索實踐,我們認為智能制造的核心訴求之一就是滿足個性化、大批量、合理成本、快速響應市場的一種新的制造方法,而不僅僅是單一的自動化或者“機器換人”的制造過程(只是在過程中應用自動化、智能化的機器設備)。也就是通過“智能制造”將工業化時代的“標準化”和“個性化”這對矛盾體實現有機統一。
 
  工業互聯網:數字工廠是基礎、智能制造是核心
 
  在華立邁向智能制造的四年多實踐中,我們結合實際得出的結論是:“硬件容易軟件難”  “自身容易協同難”,而且需要一步一個腳印打好基礎、循序漸進。首先我們要先實現“數字工廠”——即制造全過程的數字化、可視化(這就涉及到大量的物聯網設備、自動化設備、應用人工智能技術的設備等),將制造工廠變成線上線下完全映像的“雙胞胎”。然后將包括PLM、ERP、MES為核心的十多個軟件系統及幾十個子軟件系統打通并集成(這就是剛剛大會所討論的集成化操作系統)。但真正的難點在于超出單個企業自身范疇的“供應鏈協同”,這涉及到整個生產制造的大環境協同。
 
  華立已經摸索了很長一段時間。首先在啟動前我們先是完成系統思考,尤其重新認識智能制造的本質;然后我們采用“外腦+自培”的方式培養具有數字化能力的團隊,我們與西門子合作輸入其已經本土化實踐后的數字化工廠規劃方案;同時,我們也積極通過投資的方式布局未來能在智能制造相關聯領域產生協同的生態。實踐至今,我們認為工業互聯網中,數字工廠是基礎、智能制造是核心,如果缺失了數字工廠這個基礎,工業互聯網就好比“空中樓閣”。也就是說產業數字化是基礎,基礎打好了,無論怎么發展都有前提了,猶如建設一幢大樓,先把基礎夯實好。
 
  目前最難的是圍繞產業數字化,中國還沒有形成真正的服務生態。諸如,工業制造管理軟件核心技術大部分還是由國外企業掌控,實現智能制造所需要的工業軟件集成操作系統基本還是空白,“網上賣貨”視同產業互聯網的錯誤認識等。為此,整體的基本面是中國消費互聯網高度發達,而產業互聯網大大落后,圍繞產業互聯網的服務生態才剛剛萌芽。數字產業化是圍繞產業數字化而形成的產業服務生態,數字產業化與產業數字化應是相輔相成、互為依賴的。
 
  產業互聯網的興起
 
  是中國經濟實現從“大”到“強”
 
  轉變的主要標志

 
  消費互聯網、產業互聯網,如果一定要用“互聯網”三個字來進行定義的話,暫且可以認為前半場是消費互聯網、后半場“粉墨登場”的應該是產業互聯網。當前的國際、國內市場形勢正在倒逼中國門類齊全、“大而不強”的工業體系“轉型升級”,產業互聯網我認為就是最佳路徑,也是極好的機會窗口。一方面企業在強壓面前會主動去改變自己;另一方面,圍繞著產業尤其是制造業的“產業互聯網”服務生態培育起來了,就解決了一大批沒有能力自我摸索、自我積累、交學費的企業轉型升級問題。為此,我認為我們的發展應該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兩個輪子一起轉,培育出一個不亞于消費互聯網的龐大產業生態。
 
  如果將消費互聯網理解成是一個解決to C問題的產業,那么我們可以將產業(工業)互聯網理解成是一個解決to B問題的產業。中國經濟“大而不強”的根本原因在于核心技術缺失、供應鏈管理落后、制造過程“原始”,而正在興起的工業管理軟件、物聯網技術、區塊鏈技術、云計算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等都將為中國制造從低端走向中高端創造條件。所以,當大部分的產業尤其是制造業通過“智能制造”解決了個性化定制以及能夠通過大數據預測消費者需求后,C to M的時代就真正來臨了。為此,我們有理由認為產業(工業)互聯網的興起是中國經濟實現從“大”到“強”轉變的主要標志。不過,與消費互聯網相比,B的消費都很理性,產業(工業)互聯網的興起需要耐心、恒心和工匠精神。
 
  雖然傳統產業面臨著非常大的壓力,但壓力就是動力,?;諧瀆?,我們的明天還是非常美好的。浙江各級政府對打造數字經濟第一城、營造世界一流營商環境的目標為我們指明了方向。數字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消費互聯網、產業互聯網,而浙江在消費互聯網產業上早已奠定了強大的基礎,未來加碼產業互聯網生態的培育,產業數字化、數字產業化,留住制造業、培育制造業、重視制造業、做大做強制造業,一步一個腳印,堅定向前,我們共同在路上。